• <tr id='uqNZm'><strong id='uqNZm'></strong><small id='uqNZm'></small><button id='uqNZm'></button><li id='uqNZm'><noscript id='uqNZm'><big id='uqNZm'></big><dt id='uqNZm'></dt></noscript></li></tr><ol id='uqNZm'><option id='uqNZm'><table id='uqNZm'><blockquote id='uqNZm'><tbody id='uqNZ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qNZm'></u><kbd id='uqNZm'><kbd id='uqNZm'></kbd></kbd>

    <code id='uqNZm'><strong id='uqNZm'></strong></code>

    <fieldset id='uqNZm'></fieldset>
          <span id='uqNZm'></span>

              <ins id='uqNZm'></ins>
              <acronym id='uqNZm'><em id='uqNZm'></em><td id='uqNZm'><div id='uqNZm'></div></td></acronym><address id='uqNZm'><big id='uqNZm'><big id='uqNZm'></big><legend id='uqNZm'></legend></big></address>

              <i id='uqNZm'><div id='uqNZm'><ins id='uqNZm'></ins></div></i>
              <i id='uqNZm'></i>
            1. <dl id='uqNZm'></dl>
              1. <blockquote id='uqNZm'><q id='uqNZm'><noscript id='uqNZm'></noscript><dt id='uqNZ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qNZm'><i id='uqNZm'></i>
                当前位置:

                水氢车仅存理论可能?高功率暗藏断补危机引资本警惕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国际经济 2019-09-08 11:50:14
                分享热门
                —分享—

                “水氢燃料车”仅存理论可能?高功率暗藏断补危机引资本警惕

                每日经济新闻

                南阳“青年水氢燃料车”自5月23日登上新闻头条开始备受外界质疑。

                在外界对“水变氢”在汽车能量来源的探讨看法不一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投资界对于氢能源产业链的关注由来已久,但布局重点倾向于燃料电池,氢能来源也靠外部加注,对于打造制氢、储氢、运氢和动力总成于一体的项目投入实属鲜见。

                有分析指出,一体化流程导致的能耗攀升或使得额定功率与驱动电机的额定功率比值达不到政策补贴标准,进而有丧失补贴之风险,机构投资人对此十分谨慎。

                高功耗或失去补贴机遇

                近日,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在本土企业青年汽车试乘了“青年水氢燃料车”,并称赞道:“Very good!”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头条刊发《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一文。根据报道,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青年汽车方面在今日公开表示,不存在所谓的违背科学常理之说,提及之所以能够实现技术突破,是因为在制氢过程中加入了“特殊的催化剂”。对此,不少人惊呼“厉害炸了”。

                有分析人士指出,水变氢气是有科学依据的,但要在汽车上集成一整套流程,难度极高。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发展公司首席分析师贾新光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催化剂本身不参加反应,只是提高化学反应速率。“而目前已知的光催化分解水是众多基础科研攻坚的重点,但效率太低,尚不能实际应用。”

                贾新光告诉记者,水制氢没有问题,但在成本和整车性能指标方面可能没什么优势。但是,加水的时候,还要不断加其他燃料。这也就意味着,这种能源消耗高,转换效率很低,并且成本高昂,实际效果欠佳。

                记者注意到,自从汽车引入新能源概念以来,降成本、提效能、防污染是核心关注点。根据青年汽车此前公布的技术流程——通过直接从自来水管接水,注入驾驶室后部的蓄水箱,蓄水箱配备有过滤装置,箱顶还配有两个气体过滤瓶,确保驱动车辆的氢气纯度高达99.99%。官方指出,续航里程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的问题是,在能量转化的过程中,机械设备需要提供的能量将远超过制动所需。贾新光坦言,“分解水需要能量,而且这个能量大于分解之后氢、氧化合产生的能量。”换言之,如果改用自制氢气流程,机械功率的额定输出将比加注燃料消耗得更多。从这个角度来看,贾新光认为,自制氢或导致汽车处于实时高耗能状态,即便能够提供动力,车载系统的负荷也会突然升高,将对材料、技术工艺提出更高的要求,“目前来看,肯定不会直接在车内实现”。

                此外,根据我国《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在对续航里程和能耗的考核标准一项,要求额定功率与驱动电机的额定功率比值达到50%方可拿1倍补贴。但正如专家分析的,倘若汽车总成添加了氢气制取,能耗将随之上升,相比于目前很多车企仍在控制能耗、突破技术瓶颈,青年汽车的“水变油”无疑是给世界又多了一道难题。

                燃料电池仍是赛道主角

                可见,以整车搭载制氢、储能、动力输出的总成工艺,在现阶段鲜有企业能够一气呵成。未来可期的销量爆发亦成为资本关注的焦点,但在业态初期就觊觎高光时刻,显然有些冒进。

                有业内人士指出,作为新兴产业,氢能源市场化应用尚需时间验证,燃料电池车在成本、技术及配套设施建设方面还有待突破。固利资本投决委员会主席黄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氢能源产业链涵盖制氢、储氢、运氢、加氢等环节,“基本上每一项都是重资产项目,设备、厂房、安保防护等均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因此当前市场格局相对细分化,涉及汽车领域的氢能投资主要是对燃料电池的投入”。

                据《中国氢能产业基础设施发展蓝皮书(2016)》预计,到2020年,中国氢燃料电池车辆将达到1万辆;到2030年,氢燃料电池车辆保有量将达到200万辆,占全国汽车总产量的比重约为5%,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产值有望突破万亿元大关。

                事实上,青年汽车在开发水氢燃料车之初(2014年),也是声称要全面布局以氢燃料电池和氢发动机为核心的汽车产业。彼时根据规划,青年汽车计划产能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此后,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援助;2017年,其获得光大金控财金资本的50亿基金支持,加上其他公开资料统计的融资数额,青年汽车该项目的吸金规模已经超过100亿元。不过,在随后的两三年里,青年汽车再无融资更新。

                贾新光指出,产业资本青睐燃料电池是因为过渡期的补贴足够覆盖燃料电池系统成本。“此前因为有骗补情况发生,国家对除新能源公交车和燃料电池车以外的新能源汽车限制补贴,而对过渡期内销售上牌的燃料电池汽车按照2018年对应标准的八折进行补贴。”

                据财政部的数据统计,2018年燃料电池补贴标准中,按实际功率计算,乘用车补贴标准为6000元/KW,补贴上限为20万/辆;轻型货车标准一致,但上限提升至30万元/辆;重型货车标准一致,上限提升至50万元/辆。

                既然燃料电池不在补贴新规中退坡,也就为后续产业的发展预留了发挥空间。中国工程院院士、钢铁研究总院院士干勇此前曾公开分享过一组数据,截至2018年底,国内有41家整车企业开始研发燃料电池汽车,已经有70多款燃料电池车型作为推荐目录。

                其中,个别企业在细分领域已经获得产业资本的高度关注。比如在膜电极领域,广东国鸿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一家以氢燃料电池为核心产品的高科技公司,该公司在2016年9月获得中融鼎新、涌铧投资和上海纳米创投的战略融资;主攻氢燃料电池金属极板的生产商上海治臻,在2018年5月完成A轮融资,由同创伟业领投;在膜电极催化剂领域造诣深厚的上海唐锋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今年1月也完成了由尚颀资本发起的战略融资。


                即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