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Kpjou'><strong id='Kpjou'></strong><small id='Kpjou'></small><button id='Kpjou'></button><li id='Kpjou'><noscript id='Kpjou'><big id='Kpjou'></big><dt id='Kpjou'></dt></noscript></li></tr><ol id='Kpjou'><option id='Kpjou'><table id='Kpjou'><blockquote id='Kpjou'><tbody id='Kpjo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pjou'></u><kbd id='Kpjou'><kbd id='Kpjou'></kbd></kbd>

    <code id='Kpjou'><strong id='Kpjou'></strong></code>

    <fieldset id='Kpjou'></fieldset>
          <span id='Kpjou'></span>

              <ins id='Kpjou'></ins>
              <acronym id='Kpjou'><em id='Kpjou'></em><td id='Kpjou'><div id='Kpjou'></div></td></acronym><address id='Kpjou'><big id='Kpjou'><big id='Kpjou'></big><legend id='Kpjou'></legend></big></address>

              <i id='Kpjou'><div id='Kpjou'><ins id='Kpjou'></ins></div></i>
              <i id='Kpjou'></i>
            1. <dl id='Kpjou'></dl>
              1. <blockquote id='Kpjou'><q id='Kpjou'><noscript id='Kpjou'></noscript><dt id='Kpjo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pjou'><i id='Kpjou'></i>

                逾30亿资金去向成谜 *ST龙力临近暂停上市

                新浪财经 产业透视 2019-10-08 06:02:52 323 来源:sina.cn
                日k线图

                日k线图

                【深度】逾30亿资金去向成谜,*ST龙力临近暂停上市

                在“突增”34亿负债危机爆发前,*ST龙力实控人程少博已几乎全部质押了手持*ST龙力股票。危机爆发后连续22个跌停的股价,让逾6万投资者损失惨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李章洪

                编辑 | 曾福斌

                从北京出发,沿京台高速向南行驶约360公里,是山东省禹城市。2019年元宵节后第一周,载着禹城高新区内上百家企业货物的重卡,再度上路奔驰。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出自山东龙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龙力生物、*ST龙力)的重卡,变少了。

                “龙力生物啊?不知道他们老板怎么搞的,听说要破产重组了。”常年接触南来北往的客人,出租车司机是禹城市内消息灵通的一批人,“我上次听北京来的一个客人说的。”

                龙力生物(002604.SZ)正是禹城市内的上市公司,在当地是知名企业。这家以生产功能糖和燃料乙醇为主的糖类企业,在禹城这座企业众多、号称“糖城”的县级市内,纳税额一度排名第四。排在它前面的,是禹城当地的农商行和另外两家上市公司——通裕重工(300185.SZ)、保龄宝(002286.SZ)。

                如今,提起这家纳税大户,当地人无不感叹“不行了”。而追溯“不行了”的源头,大部分人都把时间瞄向了2017年。当年年底,龙力生物突然爆雷,先是债务逾期被曝光,后又在监管部门的追问下被迫进行财务核查,一次性披露巨亏近35亿元,逾30亿元的净资产顷刻间抹零转负。

                “财务自查”4个月后,龙力生物披露的2017年年报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由此开始披星戴帽。2018年10月24日,*ST龙力在三季报中预计称,2018年全年亏损约为3.13亿元至3.63亿元。彼时,*ST龙力的净资产为-6.17亿元。

                2018年第四季度,*ST龙力仍未见任何实质性重组动作。这或意味着,年报季过后,*ST龙力将大概率因连续两年净资产为负而被暂停上市。

                工厂停工

                *ST龙力所处的禹城市,在环渤海经济圈内,是山东德州下辖的县级市,地处德州和济南的连线上,因更靠近济南,亦被视为省会的卫星城。

                禹城综合实力较强,位居德州前列。据当地政府官网介绍,这个县级市总人口5万、实际规划控制面积68.15平方公里的国家级高新区内,有518家企业。

                元宵节后一周,禹城高新区内的企业已陆续开始动工。大量的用工信息开始在禹城市的本地的社交媒体群组内流传。作为禹城重点支柱企业,*ST龙力的招工信息却迟迟难以寻见。

                “龙力停工了,一直放长假。”*ST龙力园区多名周边居民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事实上,作为用人大厂,龙力“停工”的消息在禹城本地流传已久。部分年后急于招人的招工头嗅到机会,直接将橄榄枝抛向了众多龙力的前员工。

                龙力生物厂区

                一位*ST龙力内部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否认了“停工”的说法:“还是开工,但只开了一部分,大多数项目没有启动。”

                *ST龙力在禹城高新区内主要有两个园区和一个名为“鳌龙”的生态园。靠北的园区是龙力生物研究院所在地,主要生产低聚木糖;靠南的园区较大,主要生产乙醇、木糖、木糖醇等;鳌龙生态园不是工厂,主要是休闲、游览性质的农业公园。

                界面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ST龙力靠北的园区内除龙力研究院的大楼时常有人进出外,大楼背后的厂区极为冷清。厂区停放的两三辆货车迟迟不见开动,各车间大门亦处关闭状态,鲜有工人进出。

                *ST龙力南边园区显示出了开工迹象,时常有货车进出,园区内的空地上也堆放有原料残渣。但相比周边厂区不断轰鸣的机器声,*ST龙力的厂区内相对安静。

                鳌龙生态园

                鳌龙生态园是*ST龙力曾计划投资10亿元的项目,每年的亏损额保持在200万左右。如今,偌大的园区内人迹寥寥、建筑大门紧闭,界面新闻记者仅在此遇到了三名看门的留守员工及十余名园林工人。留守员工称,冬天人比较少,等到夏天就好了。

                “想开工也没办法,厂里没钱了。”上述*ST龙力内部员工称,“到现在还欠着三个月工资,不止一线工人,所有龙力的员工都没发。”

                另一名离职的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ST龙力已在大批裁员。“也不是裁员,就是让员工自动离职,因为这样可以不用补偿。”该员工称。

                *ST龙力没钱在禹城不是什么秘密。多名当地居民告诉界面新闻记者,2018年5月至6月时,曾有大批债权人聚集在*ST龙力的总部门口要债。

                这对于当地居民来说是罕见的场景,谁也难以想到,这家出身供销社系统的“糖城糖企”,会在一夜之间亏掉30多亿元,引来众多债权人上门要债。

                糖城名企

                禹城得名于大禹治水。除了这个文化典故,禹城也乐于向外展示自己的另外一张经济名片:中国功能糖城。禹城本地人对此津津乐道,位于禹城市中心、禹城市财政局对面的广场也被命名为“糖城广场”。

                糖城广场

                禹城2017年纳税前50名企业

                这样的称号和地标,并非毫无来由。糖城广场上至今仍有“禹城市2017年纳税前50名企业”的公示栏。栏内前五的企业中,保龄宝排第三,*ST龙力紧随其后排第四。

                *ST龙力是禹城市内较早从事功能糖生产的企业之一,与供销社系统渊源颇深,乃至部分禹城人直接将其前身视为供销社系统下的当地油棉厂。事实上,*ST龙力实控人、董事长程少博确实出身供销系统。

                自上世纪80年代起,程少博从隶属供销社系统的禹城第二油棉加工厂车间主任、股长一路晋升。至90年代时,其已升至禹城第五油棉加工厂厂长(下称第五油棉厂)。1997年,第五油棉厂改制,实施供销社、个人、集体股份合作制,正式成立禹城东方实业集团,由程少博担任董事长。

                彼时,德州棉花产量急剧下降,致使当地棉麻企业加工原料严重不足、经营困难。为了解决经营问题,当地供销社系统开始鼓励下属企业兴办其它工业项目。

                东方实业集团在投资了装饰和饲料公司后,又进军生物工程,设立助发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下称助发动物保健),与农科院合作开发生产低聚糖益生绿色饲料添加剂。2001年,助发动物保健和东方实业集团下属的其他三家公司,牵头设立了山东龙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龙力有限)从事糖类生产。

                成立之初,程少博本人并未在龙力有限直接持股。次年,龙力有限改制,东方实业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全部转让股权退出,程少博由此成为实控人。直至2011年上市前夕,程少博在*ST龙力持股30.03%。

                值得一提的是,从供销社棉企到民营糖企的模式,在禹城并非只有*ST龙力一家。禹城市内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保龄宝的前身,也是出身供销社系统的禹城市第一油棉加工厂。但保龄宝的业务与*ST龙力之间存在差别。

                “巨头”滑落

                *ST龙力目前的主要业务分为两部分,最重要的部分是“大健康产业”,其次是“互联网产业”。

                其所谓的“大健康产业”,就是以玉米为原料,生产玉米淀粉,或进一步加工生产结晶葡萄糖、高麦芽糖浆等淀粉糖产品;以玉米芯为原料,生产低聚木糖、木糖、木糖醇、阿拉伯糖等功能糖产品。然后利用功能糖生产中产生的玉米芯废渣,制造第2代燃料乙醇(纤维素乙醇)等新能源产品;最后再从生产纤维素乙醇后的玉米芯废渣中,提取生产木质素。

                *ST龙力声称,公司建立了以箭牌、卡夫、中粮等为代表的世界500强国际供应体系,并与蒙牛、无限极、好丽友、金丝猴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建立了稳定的客户关系。

                财报显示,进入过*ST龙力前五大客户名单的企业中,除多年占据第一大客户位置的中石化山东石油分公司及同城糖类上市公司保龄宝外,最大的是箭牌糖类有限公司,此前数年的年销售额约在1亿元左右。箭牌即是绿箭、益达等口香糖品牌的母公司。

                上市当年,*ST龙力的营业收入已连续多年增长,达12.33亿元;但其净利润已显现颓势,当年同比下跌约5.6%。逾12亿元的营收中,淀粉及淀粉糖营收占比最高,达4.53亿元;其次是功能糖,营收为4.2亿元;纤维素乙醇营收为2.31亿元,占比第三。

                尽管淀粉及淀粉糖是*ST龙力营收最多的板块,但也是其护城河最浅、毛利率最低的产品。按照*ST龙力的说法,“玉米淀粉加工行业企业众多,且产品难以实现差异化,因此企业间的竞争较为激烈,在玉米采购和产品销售方面的市场化程度很高。”

                玉米及玉米淀粉价格走势图

                另一方面,长期居高不下的玉米价格则进一步压缩了*ST龙力的营收和利润增长空间。Wind数据显示,自2009年起,山东德州本地的玉米出库价从每吨1400元,一路上涨至2014年下半年,最高价逼近每吨2800元。

                龙力生物淀粉及淀粉糖业务营收 来源:WIND

                玉米价格大涨对*ST龙力的业绩而言是巨大打击。财报显示,2011年以后,*ST龙力的营业收入连续三年下滑,2014年时已跌至7.57亿元。下跌主要来自毛利率已为负数的淀粉及淀粉糖业务。当年,来自该板块的营收已不足9000万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ST龙力燃料乙醇板块又迎来重大利空——国际油价“断崖式”下滑。油价暴跌直接导致国内燃料乙醇销售价格降低,企业利润空间被压缩。

                “幸运”的是,国家对二代燃料乙醇的补贴在当年落地。补贴主要按实际供货量计算,补贴标准为每吨800元。叠加补发的以往年度补贴资金,燃料乙醇在2014年为*ST龙力贡献了5500余万元的政府补助收入,占其当期净利润的比重超过60%,使得其净利润在主营业务营收、毛利双重下滑的情况下,实现了小幅增长。

                龙力生物乙醇业务毛利 来源:WIND

                但在2015年,国际油价继续低迷,加之燃料乙醇补贴单价调低,*ST龙力的燃料乙醇业务开始出现亏损,毛利率由此前的8%左右,急剧下滑至-19.68%。当年,*ST龙力的净利润下滑了逾40%。

                主业不振的情况下,依靠补贴并非长久之计。*ST龙力将目光瞄准了“互联网产业”,打算实现“大健康+互联网”双主业发展。2016年,*ST龙力通过发行股票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以约10.15亿元的对价,收购了兆荣联合(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兆荣联合)和厦门快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快云科技)。

                在本次收购中,*ST龙力实控人程少博自掏腰包,以每股10.5元的价格,斥资2亿元认购了*ST龙力1904.76万股的配售股份。值得一提的是,若不参与此次配售,程少博在*ST龙力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15%。

                资料显示,兆荣联合主要从事游戏、阅读、动漫等数字内容的发行推广和运营维护等;快云科技则从事互联网广告营销投放等。在2016年5月并表以后,*ST龙力在当年的营收小幅增长13.30%至8.8亿元,但净利润则达1.17亿元,增长达138.22%。

                据2016年年报显示,兆荣联合及快运科技在报告期内分别实现的净利润为4444.26万元和5314.05万元。但反观“大健康产业”,*ST龙力的燃料乙醇业务毛利率不见好转,淀粉及淀粉糖业务产销量更是全面下滑。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此次并购,*ST龙力所谓的“大健康产业”,在2016年的情况难言乐观。

                财务迷雾

                少有人能够说清,*ST龙力具体是什么时候“没钱了”?但能确定的是,其资金状况在2016年已有紧张迹象。离职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2016年至2017年期间,*ST龙力出现了拖欠工资的现象。

                即使是从公开的公告中亦不难发现,自2016年起,*ST龙力突然开始了大量的融资活动,主要渠道是银行和信托。截至当年年底,*ST龙力的长期借款较上年增加了14倍,达5.6亿元。其长期借款占总资产的比重,从1.48%提升到了14.19%。

                “地雷”最终在2017年被踩爆。当年12月初,有媒体曝出,由陆金所代销的大同证券同吉9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到期未能兑付。该资管项目的规模约1.4亿元,底层资产即为*ST龙力的流动资金贷款。

                此次逾期让大部分债权人傻了眼,因为从财报来看,1.4亿元对*ST龙力而言不算“大目标”。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末,*ST龙力账上的货币资金尚有9.36亿元。更重要的是,同吉9号的这笔融资,此前并未被*ST龙力入账。

                同吉9号逾期被曝光后不久,*ST龙力披露核查公告,承认该项目的存在。这份公告同时披露了更多令外界难以想到的情况。由于到期未得还款,债权人启动诉前保全程序,对*ST龙力在4家银行的8个账户进行了冻结。债权人申请冻结的金额合计逾5亿元,但在*ST龙力的上述账户内,仅剩441万元可供冻结。

                深交所的关注函随后接踵而至,*ST龙力的债务危机彻底爆发。深交所多次要求*ST龙力就公司银行账户、债务、对外担保、货币资金使用等情况进行说明。但*ST龙力也多次以正在核查为由,延期回复。

                此后的数月内,*ST龙力逐步披露了公司的财务状况。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ST龙力的短期借款余额为12.7亿元;长期借款余额为10.3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82亿元,分别比三季度末增加了782%、39.35%和1310%。而实际上,这些借款的起始日期大部分早于2017年第三季度。

                据华英证券现场检查报告,*ST龙力在2017年还违规从募集资金专户中,划转了约2.86亿元的资金至其它银行账户。

                此外,*ST龙力亦存在大量违规对外担保。截至2017年底,其按程序披露的对外担保余额为1.44亿元,而未作披露的违规对外担保余额高达9.09亿元。担保的对象多为山东本地企业。而这些被担保的企业,多又为*ST龙力的借款提供了担保。“互保”现象严重。

                在自身债务违约被多次起诉情况下,*ST龙力还要承担担保对象无力还款而带来的连带责任。这无异于火上浇油。公告显示,在债务危机爆发后的半年内,*ST龙力总共涉及的诉讼超过60起。

                2018年4月26日晚间,*ST龙力披露了2017年年度报告。尽管逾期事件已爆发了近5个月,但这份会计师“无法表示意见”的报告仍令人咋舌。年报显示,*ST龙力2017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66亿元,同比增长123.5%;亏损高达34.83亿元。这个亏损额是*ST龙力上市以来累计净利润的7.23倍。

                *ST龙力最大的亏损来自高达27.38亿元的营业外支出。明细列表中,有27.27亿元来自“财务自查调整损失”。

                2018年初,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ST龙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ST龙力回复深交所称,公司根据立案调查通知书开展了财务自查,自查过程中,由于公司财务管理、内控运行失效等原因,受到保管资料人员流动、资料缺失等方面的限制,暂不能确认自查结果对以前年度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的影响。

                “为保证2017年末财务状况的准确,公司根据自查结果对存在账实不符的科目进行了自查调整,资产总额调整增加4.25亿元,负债总额调整增加34亿元,净资产调整减少29.74亿元。”*ST龙力在解释营业外支出时称。

                调整的损失具体来自何方,*ST龙力未曾提及。此外,*ST龙力还披露了4.12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该损失主要来自于4.08亿元的其他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ST龙力其他应收款在计提坏账之前的余额为10.96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1.16倍。其中,借款及融资余额为5.11亿元,往来款余额为4.98亿元。

                深交所要求*ST龙力详细说明其他应收款中主要往来单位的名称、余额及关联关系等,但*ST龙力称,因相关事项涉及到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原因,无法详细列示具体内容。

                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称,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识别*ST龙力的往来资金占用的相关信息,得到恰当的记录和充分的披露,及这些交易、资金往来可能对*ST龙力的财务报告产生重大影响。

                *ST龙力则就此对深交所回复,除联营企业及控股子公司外,公司曾为山东聚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聚睿资管)提供借款300万元,但在债务违约事件发生后,该笔借款已全部偿还。

                来源:企查查

                企查查信息显示,聚睿资管是由*ST龙力管理层等人于2015年投资设立,主要从事资产并购重组及咨询服务的公司。其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际控制人为程少博,也是程少博近年来唯一对外投资设立的公司。

                资料显示,2016年底,聚睿资管以认缴出资6000万元、实缴2000万元的方式,与自然人孙英波控制的山东新华控制工程有限公司,共同设立了注册资本1亿元的山东聚睿新华智能售电有限公司(下称聚睿新华)。2018年9月,聚睿资管将在聚睿新华的认缴出资调至了5000万元。

                *ST龙力称,除向聚睿资管借款的情况外,公司与其他关联方之间存在的资金往来均为公司开展正常销售业务或为控股子公司提供生产经营所需财务资助所致,销售价格公允,且大部分财务资助款项已于2017年度内进行了归还,不存在明显损害上市公司及股东利益的情形。

                巨额亏损之后,*ST龙力的净资产直接从2016年末的30.49亿元,下跌至2017年末的-3.49亿元。由于净资产为负及年报被“无法表示意见”,*ST龙力也在2017年年报披露过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尽管深交所屡屡催促,*ST龙力仍以“财务核查”为由,拒绝对营业外支出、其他应收款等内容作详细披露。而这些内容,涉及*ST龙力为何突然陷入流动性危机及二三十亿资金去向何方等关键性问题。

                债务危机

                债务危机爆发之前的2017年11月,*ST龙力曾计划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标的为两家从事网络营销和网络技术服务的公司。为此,*ST龙力股票在当月27日起停牌。停牌前约半月,*ST龙力的部分高管减持了所持的部分*ST龙力股票,减持价格在每股9元左右。

                *ST龙力另外的逾6万股票投资者则损失惨重。自2018年4月复牌以后,*ST龙力股票连遭22个跌停,股价一路跌至每股不足2元。作为实控人,程少博已几乎全部质押了手中所持的*ST龙力股票。在整个2018年期间,程少博质押的股份也多次遭到平仓。

                鲁信创投(600783.SH)曾通过全资子公司山东省高新技术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山东高新投)持有*ST龙力11.06%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尽管在2017年小幅减持了0.923%的股份,套现6300余万元,实现投资收益4866万元,但相较所持的全部股份,鲁信创投的此次减持实在“杯水车薪”。

                2018年初,鲁信创投对参股的*ST龙力进行了全额计提减值准备3.27亿元。这使得鲁信创投在2017年的净利润仅为431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了88.44%。

                相比于低迷的股价,*ST龙力更需要迫切解决的是债务问题。

                债务危机爆发之后,各地债权人纷纷提起了针对*ST龙力及其实控人程少博的诉讼。面对到来的官司,一审判决之后,*ST龙力对其中部分影响较小的案件进行了偿付。另外一部分,*ST龙力选择了上诉。

                和合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和合资管)管理的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曾通过光大兴陇信托向*ST龙力发放信托贷款3亿元。早在2018年初,和合资管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但*ST龙力多次以“管辖权异议”为由,提起上诉。该案一直被延迟至2019年3月。

                *ST龙力债权人对这样的处理方式颇为不满。一位债权人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称,“他们就是想拖,要一审、二审地走。”即便如此,*ST龙力涉诉的部分案件二审也已结案,其成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不断增多。

                如,2016年底,*ST龙力曾向北京华夏恒基文化交流中心借款1600万。该款项由程少博提供担保,到期以后一直未足额偿还。2018年8月15日,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ST龙力应在10日之内偿还本金。由于未履行判决,*ST龙力及其法人代表程少博,被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

                重组不顺

                不断应对诉讼的同时,*ST龙力也在试图进行债务重组。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在债务重组工作中,当地政府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甚至直接主导参与了重组工作。“政府不可能不管。”知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龙力开债权人大会的时候,禹城市重要领导亲自来过。”

                据界面新闻记者获取的和合资管向投资人发送的材料显示,在禹城市金融办主持下,上海睿银盛嘉资管管理有限公司作为财务顾问,于2018年10月召开了龙力生物债权人恳谈会,讨论债务重组方案。按照次月公布的债务重组方案,*ST龙力的现有债务主要以债转股和现金折让的方式退出。但截至2018年12月31日,由于收购规模未达预期,上述债务重组方案未获通过。

                2017年10月至11月,上海银砖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管理的银翎壹号私募投资基金通过银行委贷的方式,向*ST龙力发放了999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该项目投资期限1年,已在2018年11月到期。

                一位参投该私募项目的投资者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到期以后,*ST龙力方面抛出了两份债务处理方案。第一种方案,是用40%的折扣,一次性解决赔付,且不给付收益。该方案遭到债权人反对。

                “因为投资者认为,这不是一个股权投资项目,而是一个伴随固定收益的债权投资项目,不应该按这样的方式处理。”该私募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

                2019年3月初,*ST龙力方面又抛出了第二份方案。该方案是将债务转让给禹城市本地的禹城宝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宝泰投资)。宝泰投资将在5年之内,按比例逐步给付,且要免除合同约定的所有滞纳金、违约金和罚款利息。

                该方案再度被否决。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宝泰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为禹城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其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4.68亿元,经营范围即包括对外进行项目投资等。

                “宝泰投资无缘无故背负这个债务,没有一分钱对价,投资者怎么放心他们能给付。”上述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称。实际上,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在对和合资管债权的处理中,*ST龙力也抛出了由宝泰投资对债权进行要约收购的方案。

                种种不利于债权人的退出方案,使得*ST龙力的债务重组工作进展不畅。在3月9日对深交所的回复中,*ST龙力亦称,“公司目前的债务重组工作尚在攻坚阶段。”债务重组不畅,则意味着*ST龙力净资产为负的问题难以解决。

                将暂停上市

                *ST龙力至今未披露2018年业绩快报,导致其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ST龙力称,现阶段,相关中介机构正在对公司2018年度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进行辅导、梳理和规范,因内控制度不完善等原因,工作难度及不确定性较大;为避免因数据不准确给市场和债权人造成误导,故未能如期披露2018年度业绩快报。

                截至3月初,*ST龙力仍未与拟聘任的年审机构签订相关协议。其称,德州市及禹城市两级政府对公司的债务重组高度重视,由驻场工作机构牵头主导实施相关工作,与相关审计机构签署了《债务重组财务咨询顾问约定书》。在公司的配合下,中介机构已就债务重组及审计事项开展了工作。

                从已披露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看,*ST龙力的状况不容乐观。财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ST龙力实现营业收入6.76亿元,同比下滑37.50%;净利润亏损2.53亿元,同比下滑317.98%;截至当季度末其净资产-6.17亿元,较上年末的状况进一步恶化。*ST龙力预计,公司全年的亏损额或在3.13亿元至3.63亿元之间。

                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连续两年净资产为负,则会被暂停上市。且*ST龙力2017年年报已被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若2018年继续被出示非标意见,*ST龙力仍会被暂停上市。考虑到缓慢的债务重组进展,多位来自机构的投资人认为,年报披露之后,*ST龙力将被暂停上市。

                2019年2月以来,伴随强劲的大盘走势,*ST龙力的股价有所回升,最新价格为2.34元。

                有投资者在等待证监会的立案调查结果,拟发起索赔;在债务重组迟迟未有结果的情况下,债权人也在筹划下一步的行动;被拖欠工资的*ST龙力员工在辞职以后,已经找到新工作。所有的事情中,只有“数几十亿元的资金去向何方”停留在原地,像是一个不着急回答的问题。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


                即时新闻

                关键词标签:去向,临近,暂停,资金,上市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fm990.com.cn/caijing/chanyetoushi/15874.html

                下一篇:返回列表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富民股票网

                http://www.fm990.com.cn

                统计代码 | 京ICP1234567-2号

                Powered By 富民股票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友情技术支持